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超能时代]金丝的麻烦[01~0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超能时代]金丝的麻烦[01~06]
 我也是个超能者,但我出身自贫民窟,不像大多数维持正义的超能英雄们有着快乐的正义人生和呼风唤雨的能力,从小犯罪就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活动。  我的能力只有一种,从小我就觉得这能力很废物,只能帮我在逃跑时绊倒追来的人,有时还会失败──我可以在一小段时间内控制空气,让空气凝结然后控制空气块移动,这能力甚至没办法上电视表演,谁会想看我说「嘿,妳看我把空气移动了。」  直到后来我才慢慢发现,我的能力有多强大──几乎没有重量的空气,我想让它飞多快就有多块,速度极快的情况下,直接撞在人身上,就算没有重量,也不比列车的力量小多少,甚至可能击飞超能英雄,当然那种程度的使用消耗很大,也用不了几次,事实上,击飞超能英雄只是我的猜测,我也不敢也没机会尝试,但如果只是要打晕女人,那是绰绰有余了。  我明白我的能力并不强大,而身体即使经过锻鍊,也只是个普通的强壮男人,即使是最弱的英雄都可能轻易地打倒我,所以我隐藏能力,因为我发现超能英雄们,对于警方能够解决的歹徒,只要不是老大级别的,又不整天想着毁灭世界的话,往往不太理会。  我从小就明白金钱的重要性,而且后来发现这东西可以很容易透过女人来获得。  现在我最爱偷的是女人的肉体,新的目标可不是一般的凡人,我的目标是维持正义的女英雄,从同事偷到女英雄,发现最困难的是安全的享受女英雄,即使这些女人大多胸大无脑,但却很会反抗。  我近郊的豪宅取名「爱巢」,是我收藏和调教女人的地方,我步入「爱巢」地下室,这个地下室除了我可以进入外,找不到机关是绝对是进不来的,他们连入口都发觉不了,这里将是我把这些装模作样的女英雄的假面具撕去的地方,在墻上摆着巨幅的照片,正是我将要征服女英雄的照片,而我一旦将这些女英雄征服后,我会利用最新的科技複製她们全比例完美人偶,再将她们的裸照再挂在这里,做为我的珍藏。  而「金丝」应该是最好对付的一位,这位长腿的金髮女郎老实说一直是躲在其他英雄的后面,只靠着格斗技和腰带上的工具对付普通人,所以,以我的实力只要面对面一对一单挑,自信这位长腿的金髮女郎不是我的对手,我的第一目标就是她,而且抓住她后,调教成功后,再由她口中得到这些婊子的资料,再以她为饵,这一来这些女英雄将可以一个又一个臣服在我的跨下。                ================  秋宫莉奈心情不错,因为其他的「天堂猎鹰」在「星影」的带领下离开超能市去追查「恶徒」的下落,而这表示现在本市将由她──「金丝」当家,以前每次出击,老是被他们保护的好好的,只能去对付不怎幺厉害的角色或是其他的小罗喽,让她没什幺成就感,她巴不得在图书馆的工作早日结束,她好回去换上金丝的衣服。  「恶徒」不是一个统称,他是一个狡猾的罪犯,他的罪行主要的是侵犯女性,目前还有多名女性被他掳走,至今不知去向,但莉奈一直觉得他只是个普通人,自己可以轻易的打倒他,困难的在于找到他。  她喜欢那种紧身衣的感觉紧紧包覆自己傲人身材的感觉,在市区的街头驰骋打击犯罪,她甩了甩马尾,看着大钟,终于快到了五点,她的双脚兴奋地抖动,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她立刻回到家中。  一回到了家,她先转开了警用无线电频道、加上电台广播,听听今天发生了什幺事,她一边听一边褪下她的套装,她决定今天出击之前,洗一个澡,让自己在最佳状态下去让那些可恶的罪犯吃苦头。  莉奈舒服的躺在浴缸中,享受按摩浴缸中的水柱按摩着她的身体,她有时会故意调整姿态,让水注直射她的下体,她甚至有时还会藉此达到小高潮,不过,她今天没心思做这件事,她的注意力突然被一则新闻所吸引。  「贵族史爵士于今日在饭店的总统套房中被抢珠宝,据了解可能为盗匪集团所为,警方已根据线索展开调查。」  莉奈在浴缸中不禁喃喃自语说「这有趣了,臭贵族给人抢了,这些臭贵族老是自以为是,不过,到大饭店抢劫,但是少见,应该是小人物才会犯的案子,太好了,我就插手吧!」  莉奈开始注意警方的频道,可是没一个头绪,她结束舒服的泡澡,她起身打开电脑,她要先查查贵族佬的底细,去问问他怎幺一回事,她看了一下。  「看来是个大凯子加上纨裤子弟了。」莉奈心中想着,她走到大镜子前,将浴巾解下,在镜子前展露她健美的胴体,她拉开秘密衣橱,衣橱内是一打的金丝套装,她随手挑了一件穿上,这是个打击犯罪的愉快夜晚。  镜子里出现一位美女,一头闪亮的长髮垂在背后,有着小巧的鼻樑和红润俏丽的双唇;她窈窕的身上穿着黑色的连身的无袖高衩皮衣,正面的拉鍊从小腹下方,延伸到高领的颈部,挤压出玲珑挺翘的胸部,一个小金属圈悬在拉鍊头上;外面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手臂上戴着黑色的皮手套。  她的腰间繫着她唯一的武器「金丝腰带」,下身除了被皮衣下部包裹的祕部,露出的健美臀部和一双修长的美腿,都包裹在鱼网丝袜中,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小皮靴,衬托她的修长美腿更加性感。  莉奈在眼睛周围和额头画上金纹,最后把长髮染成金色,她感觉到身体里的兴奋在微微的燃烧「接下来又是愉快的时间。」  着好装后,莉奈跨上了她的摩托车,朝着目的地疾驶而去了。  借着夜色,莉奈知道总统套房在顶楼,她潜到了屋顶,她走到总统套房的正上方,从腰袋上她拿出一个玩意,好像是一只蜘蛛一样,她拿着遥控器,将这只蜘蛛从墻壁放下,让蜘蛛沿墻壁爬下,她又带上一副眼镜,这一来她可以借由这只蜘蛛看见房间的一切,她慢慢操纵着蜘蛛顺利的从窗户潜入到套房中。  这时莉奈清楚的看见床上正有着一对男女在做风流勾当,女的面容一开始看的不是很清楚,她一开始还不太想看,可是,那位女子身材看起来真的很不错,她不由得多看两眼,等到那位女子突然将头仰起时,莉奈真的吃了一惊,她是一个有名的模特儿,莉奈心想,这位爵士要不是太有钱了,就是够迷人,不过,莉奈心想,应该是用钱买的,这一来,让她想为他追回珠宝的念头大减,不过,这一幕的活春宫,却因为女主角皎好的面貌与身材,让她目不转睛的看下去。  莉奈看的脸色泛红,她还是处女,床上的男子的阳具看来颇大,正在女人的阴户中快速的抽插,而女人的淫叫声清楚的传到耳中,她不禁将手伸向自己的双腿间,隔着裤子慢慢的摩擦双腿间最敏感的部位,终于,模特儿和男人离开了房间,莉奈看整个房间都没人,準备到房间内一探究竟。  莉奈跳到了阳台,推开落地窗走了进去,她仔细看着房间四周,决定先检查保险箱,这时一块隆起的地方引起她的注意,她的手轻触了一下,突然从保险箱喷出一股气体,莉奈急忙退后并摒息,但是太慢了,一股香甜的味道,她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她最后的记忆是她上当了,接着她便不省人事。  房里的男人自然不是史爵士,他早已离开,我自然知道城市里现在只剩下哪些英雄,而会出手管这事,只有金丝。  在金丝操纵那只蜘蛛时,我已经知道她的来临,我故意送走了模特儿,等房间内的乙醚散了后,才步入房间,果然如同我所料,金丝上当了,看着沉睡中的睡美人,几乎有股沖动要直接奸了她,可是这一来会破坏我的乐趣,我拿出针筒,先替她打一针,让她回到我伦敦的家中前还是睡觉的。  沉睡中金丝被我装在一个大行李箱中,带回到别墅中,金丝因为吸入了麻醉剂,仍在昏睡中,我将她抱到我的「教育室」中,而算算时间,药效也快过了,我将她的腰带拿走,这是她最具威胁性的武器,只要除去这个,她那三脚猫的工夫我根本不放在眼中,接下来就是我先準备好肏她的姿态,再来就是等我的睡美人醒过来。  「唔……」莉奈觉得她的头痛欲裂,她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幺事,但在她眼前的视线尚未清楚前,她依稀记得她潜入了饭店的房间内,没多久就有一股气体直扑脸上,其他什幺事都不记得了。  她的眼睛终于适应了,她看见自己正被关在一间房里,她一摸腰间,发现她的腰带已经不见了,而她的服装仍是完好无缺,但这里是那里呢?还有是谁偷袭她的呢?  「欢迎来到『爱巢』!金丝!」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莉奈心中一惊转头一看,一个带着诡笑面具的男人,坐在自己身后,浑身赤裸只穿着一件内裤,露出精壮的身体,她厉声说「你不是史爵士!你要做什幺?」  「我就是『恶徒』,而妳是『金丝』,这就是为什幺你会在这里,我要妳帮我将『星影』、『银色』、『月光』以及所有『天堂猎鹰』都变成我的性奴隶。」  「你以为我是谁!我是金丝,我才不会屈服于你这个恶棍!」  「你以为她们把妳当做朋友吗?妳知道吗?我觉得『星影』、『月光』甚至连『银色』都瞧不起妳!瞧瞧妳!妳没『星影』的神力、没『银色』的速度、也没『月光』的超能力,妳只有那个笑死人的玩具腰带,她们打从心里看不起你!」  「不!你骗人!」  「真的!不然她们为何老是不愿和你一起出击!你是个累赘!所以你只能跟在其他傻鸟的后面当跟屁虫,可怜啊!而我猜其他傻鸟会接纳你,一定是你用肉体去诱惑他们!或是他们只是把带上床。」  「不!你说的都是假的!」莉奈突然大声的哭叫。  我心中暗自得意,我知道我的话已经完全的动摇金丝的信心了,她早就有这种感觉了,只是她从来不愿意去承认这件事,我继续对她说的说「其实你也没那幺的糟糕!你的身材是天堂猎鹰这群骚货中最标準的。」  我的手隔着金丝的皮衣开始爱抚着她的乳房说「瞧你这对奶子!又尖又挺!像月光的奶子就太涨了些,像只母牛,而银色感觉又太嫩了,女人的魅力还不够!而星影的奶子又小了些!而且,捲髮、短髮女郎太多人了!有机会肏长髮骚货也是不错!」  「放开我!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有种就一对一单挑!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莉奈怒目对视着。  「看来你相当的不服气!好吧!我给你一个机会,我要让你知道你是多幺不堪一击!这就是为什幺星影打从心底看不起你的原因!来吧,我们面对面交手,徒手单挑,如果你打败我,就放你自由,如果你输了,那就轮到你要付出代价了。」  莉奈虽然知道对方可能在戏耍她,但总是一丝的希望,她毫不考虑的答应了,她自认自己的工夫不错,对手是普通人,应该三两下就可以摆平了,只要他不要玩下流的手段。  我解开了金丝身上的束缚,她扭了扭有些麻痹的手腕与脚踝,跳了几下準备,我冷眼看着金丝的动作,我知道她心中一定暗自窃喜,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我的实力,她先在我的四周跳跃着,突然开始翻跟斗,我真的在偷笑,她那种花俏的攻势我认为不堪一击,我稍稍侧过身,对準她的小腹踹了一脚,金丝整个人飞了出去,她只能捂住肚子在地上呻吟着。  我笑着接近她,一手握住她的双腕,让她的手离开小腹后,又狠狠踢了两脚,金丝已经痛的叫不出声音,她的五官已经扭曲在一起,流出眼泪了,我从口袋中拿出了手铐,先将她双手铐在一起,然后像拖行李一样的拖到一边的架子旁。  我将金丝的双手用绳子高吊而举起,而双腿也分别被绑上绳子,并接上滑轮,这一来,她的胴体是毫无保护的,就等我任意的蹂躏了,我走到她的身后,舔着她的脸颊,双手隔着她的皮装搓揉着她的乳房,而这时金丝仍是痛的无法有任何的抵抗,只能大口的喘息着。  我将绑在金丝脚踝的绳子往上拉,这一来,她只剩单脚着地,她不舒服的扭动身体,这一来,她无法夹紧双腿以保护她的下体,而且,我一直相信,像这类遮住面孔加上穿紧身衣的女英雄,她们的内心中一定是渴望有强而有力的人来征服她们,所以只要好好虐待一下,一定可以收服这些眼高一切的女子。  「好了,你该知道你是多幺的差劲了,花不到五分钟,你已经被我绑在这里了。」  莉奈欲言又止,只能低头,彷佛在为自己无能而难过.  我拿着利刃,在金丝的面前晃来晃去,她的眼神充满了恐惧,我用刀背画过了她雪白的面颊「不!放开我!」  「没想到金丝居然那幺的胆小!」我的刀子沿着她的胴体滑到她的胸部,在多方的刺激下,我感觉到女英雄的乳头早已充血挺立,从她的胸口的皮衣上看,清楚的印出她的乳头的样子,我在心中暗笑,这位婊子英雄居然没载胸罩就打击犯罪,看来她一边跑胸前一边震动。  「没想到金丝在打击犯罪的时候是没载胸罩的!不知道是不是也是没穿内裤呢?」  我笑着说,并隔着衣服用力捏着她的乳头。  莉奈痛的叫了出来,并啜泣着说「请放了我!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天堂猎鹰的人不会知道的。」  「嘿!拿天堂猎鹰来唬我!我都把星影这超级女婊子当作是妓女了!妳以为我会怕吗?」  我开始用刀尖轻触着金丝的上衣,刀背在乳沟中间滑来滑去,让她的乳房看起来更尖挺,我玩弄了好一阵将刀尖轻刺入她的衣服凸起处,我的刀子随着她如梦呓般的呻吟声中滑下去,她雪白的胸部慢慢的裸露了,我不急着一口气剥光她,而是慢慢把她的意志力消磨掉。  金丝的乳房已露出了大部份,我的手直接接触她的乳房,触感果然是一流的,而金丝紧闭双眼,咬紧下唇,她要让这种屈辱的感觉从脑海中排除,可是身体传来的感觉是真实的,她根本无法逃避这个事实。  莉奈感觉到刀子已经移到她的双腿间,随着衣帛的撕裂声,她知道,她被鱼网裤袜包裹的阴阜已经露出来了。  「贱货,居然连内裤都不穿!」  「咦?居然是黑色的,看来妳的头髮也不是金色的了?」我得意看着女雄即将成为我肉棒下的奴隶,我跪了下去,将头凑向她的骚穴,準备仔细的欣赏,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女人特殊的香味,是女人发情的味道,看来,金丝心中一直期待有人以暴力来强奸她。  我开始用手指拨弄她粉红色的阴唇,她的阴唇早已肿胀,但是大阴唇虽然肿胀,但小阴唇仍保护着她的入口,但阴核更已被淫水浸湿而亮晶晶了,这时的金丝脑中传来一阵又一阵快感,她紧咬住下唇,不要让自己的声音出来,因为她知道这是销魂的快感声,这一来,表示她的心中已经降伏了。  我的目光移到金丝的屁眼,她的屁眼的皱褶非常的漂亮,而且没有一般女人那种深褐色,而当我的手指移到她的屁眼时,她原紧闭的双唇终于忍不住发出低吟声了,看她屁眼的形状,判断她还没有肛交的经验,看来夺取她屁眼的处女权是我的了,而且,根据她刚才的反应,她一定会疯狂的迷恋上肛交的魔力,不过好菜总是要留在最后才动手。  我还是忍不住用指头轻触她的屁眼,金丝整个人震了一下,我人移动她的身后,双手搓柔着她尖挺的乳房一边轻说说「女英雄,你的身体我全都看到了,你居然还是处女,你还没被男人肏过吧,瞧你阴唇的颜色,真嫩!屁眼看起来也还是处女地,不错,有机会肏到处女英雄。」  这句话让莉奈回到现实面,她只能紧闭着眼睛,不发一语。  我用藉着架子上的滑轮,将金丝的另一只脚踝脚高高的拉起,并在一起,这一来金丝就被悬空吊了起来,她屁股的毫无保留的裸露出来,金丝知道她无法抵抗,像个洋娃娃任我玩弄,我拿来一瓶润滑液,直接倒在金丝小腹上,润滑液顺着她的小腹,流到她两腿併拢而形成的三角地带,再沿着臀沟滴到地上,糊满金丝的两腿之间,我伸手掬起一把润滑液,在她包裹着网袜的臀蛋上涂抹,手感滑不溜丢。。  我脱掉身上唯一的内裤,将肉棒挺起,到金丝身旁站定,金丝终于正视我的赤裸身体──我跨下露出一条巨大的阴茎,茎身又粗又长,表面色素沉积,看上去乌黑发亮,硬梆梆的龟头又圆又大,比鹅蛋还大上几分,色泽黑中透红,棒身油亮彷彿一根铁棒,闪耀着淫秽的光泽。  这样巨大的肉棒,几乎要和金丝的手腕一样粗细,似乎比她的小臂还长,此时莉奈喉头像被堵住一样,透不过气来。  等到金丝近距离欣赏完我的肉棒,我也把她的全身摸了个遍,接着我挺起早已涨大的肉棒,将金丝併拢的渔网美腿抱住,直接插入金丝的三角地带,网袜的格子从两侧刮着我的肉棒,柔美的阴阜从下方摩擦龟头,夹杂着大腿柔嫩的触感,传来的感觉使我爽的不禁「哦~~哦~~」的呻吟起来,未曾插入便已销魂。  莉奈感觉一根滚烫的东西,从自己的三角地带穿出,她低头一看,紧闭的大腿根部,凸出一截肉棒,黑亮的龟头沾满黏液,一滴滴的滴在她的阴毛上,马眼就正对着她。  我压上金丝的美腿,舌头舔弄着金丝的小腿肚,双手抚摩着金丝的丝袜美臀,金丝的臀部很结实,弹性很足,再加上性感的网袜,我真的是兴奋死了,我把阴茎插进金丝的大腿根部。  网袜腿夹肉棒明显满足不了我,我开始在金丝的网袜腿中间前后抽送起来,与金丝腿交,棒身抵着金丝的阴唇上下抽插,润滑液润滑着肉棒,使我在金丝的网袜腿中抽插的更加顺畅,阴茎在金丝的丝袜美腿中间前后抽插,大腿的肉感和丝袜的柔顺,时刻刺激着我……  每次往前顶的时候,我都全顶到头,使自己的胯部和大腿猛撞在网袜美臀上,此时我不断的前后耸动,龟头隔着网袜不断磨擦着金丝的小穴和大腿根。  每次肉棒穿过金丝的腿穴,龟头总会凸出一截,抽动之间,在金丝的小腹上,不断的甩出一丝一丝的黏液,抽送次数多了以后,只见两腿显得阴毛,全都润滑液黏住,缠绕在我的龟头上面,看上去就像是龟头上缠着许多黑线。  腿交正爽的我,进入对金丝的网袜美腿走火入魔的境界,整个人都处在极度的亢奋中。  渐渐的,我感觉到肉棒厮磨的网袜裆部传来热呼呼的感觉,金丝的大腿穴在我的抽送下,不时产生「啧……啧……」的黏液声。  忽然,我感觉金丝的大腿用力的夹紧,臀部往上猛抬,阴部死命的抵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的颤动传来,我知道,金丝高潮了。热腻腻的液体一股股的从金丝的阴道深处喷发出来,每颤动一下,就喷出一股,顺着金丝的臀部滴到了地上。  高潮后金丝鬆开夹紧我肉棒的大腿,像脱力般的喘着气,金丝终于无法紧闭双唇了,她发出悲愤的哀鸣,低声呻吟着「嗯~~嗯~~好舒服。」我可还在兴头上,不管金丝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我继续用肉棒往金丝的阴唇上摩擦。  感觉我快要爆发了,在做出最后的冲刺后,我死命的抓紧金丝的网袜腿,不断向中间挤压我的肉棒。  我的小腹一次又一次狠狠的猛撞她的屁股,而一手用力揉捏着她的网袜美腿,另一手抽空不断用力打着她雪白的臀肉,而痛苦与快感交叉下,金丝的口中不再是悲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异的呜咽声。  「骚货,我来了,我要来了!哦~~哦~~」  在最后的几下耸动后,我紧抱金丝的网袜腿,龟头死死抵住金丝的小穴,隔着网袜向金丝的小穴疯狂射精,一股股的精液不断喷向被龟头挤开一丝缝隙的阴唇,这次射精持续了大概三十秒,爽的我连腿都软了……我累的乎乎的喘着气,就这幺抱着金丝的网袜美腿休息。  这时的金丝全身的衣物已是衣不蔽体了,唯一完整的是她腿上的鱼网裤袜和两双高跟皮靴,被腿奸过的胴体充满着汗水、淫水与精液的混合味道,紧闭的大腿根部包围着一颗黑亮的龟头,像一朵盛开的白花,三角地带积聚着一摊白浊的液体,龟头就泡在里面,只有一部分探出头来,还在她的小腹上喷射了几滴精液,她整个人几乎虚脱了,无力的吊在铁架上。  我玩弄了一会金丝迷人成熟的身体,开始把金丝身上仅存的衣物碎片一点点从她的身上剥了下来,只留下网袜,她脚上的高跟小皮靴也扒掉,使金丝彻底变成了几乎一丝不挂地被吊在空中的姿态,然后才放下金丝的双腿。  接着我架子边上拉来一条尾端带着皮环的绳子,然后抓住金丝一只匀称雪白的美足,将她的一条腿朝后抬起并弯曲过来。然后他开始用手里的皮环将金丝雪白纤细的脚踝绑了起来,绑完以后我开始摇动旁边的滑轮将绳子升高。  金丝立刻发出羞耻的尖叫,她感到自己被皮环绑住脚踝的一只脚被有力地朝后朝上拉起,使她只能用另一只脚勉强站在地上。  莉奈感到自己捆着的脚几乎被抬起到与腰部水準的位置,并且被朝旁边大大地张开,然后被固定下来。  接着我又对金丝的另一只脚如法炮製,最后将金丝整个赤裸着的身体完全悬空地吊了起来。  金丝感到自己的双脚的脚踝都被皮环捆得紧紧的,拉扯着朝后朝上吊起来,使她的下身整个成了一种「V」的形状,并且弯曲在背后的双腿被大大地张开,脚心朝上,彻底将自己的下身裸露出来!  被罪犯以这种屈辱狼狈无比的姿势吊起来,金丝立刻开始羞耻地小声哭泣起来。  金丝感到被捆绑的手腕和脚趾开始疼痛,她开始抽泣着哀求起来。  我开始玩弄这位女英雄的屁眼了,我走到金丝身后,站在了女英雄被捆着脚踝吊起拉开的双腿之间,看着莉奈浑圆的屁股在抖动着,我双手分开她雪白的臀肉,她的黑色阴毛早被淫水浸湿而伏贴着,而粉红色的阴唇也因兴奋而涨大,而在上面的菊花门也一吐一吸的收缩着,我的脸贴近她的屁股,先用舌头先轻触了莉奈的屁眼,她的身体明显地震了一下,莉奈的屁眼的外形看起来仍未经开发,不过这骚货看来对肛交是充满着期待。  「屁眼有没有被肏过?」  「没有!」金丝的神情看起来有点羞涩与期待。  莉奈心情是矛盾的,她曾想用按摩棒插她的屁眼,但却一直害怕疼痛,只好用水柱与自己的手指抚摸聊胜于无,而如今,有人却对她的菊花门加紧进攻,她有点期待,但她是被掳来强暴的,她的理智却因身体的反应而逐渐的消逝了。  「你是不是希望屁眼被肏呢?」  「不……噢……」莉奈试着否认。  我看着金丝愈来愈微弱的抵抗,我决定要加强进攻,我将食指轻轻碰触她菊花门的皱摺,并轻啮着她雪白的屁股,这一来,她的胴体震了一下,很明显。  我将金丝的美臀扶好,肉棒在她阴部来回摩擦,手指也在肛门裏慢慢抽动「嗯……」  她发出呻吟。  我没说话,抽出手指两手分开莉奈的美臀,龟头顶在莉奈的肛门上,一点一点的挤进去,刚进去一个龟头,就听金丝哼了一声「好疼!」我二话不说,一用力直插到底。  「啊,疼死我了,混蛋,快出去。」金丝疼的大叫。  莉奈本想扭身来摆脱我,可是我一揉她的阴帝,又弄的她使不出力气,只好就这幺忍着肛门带来的痛苦的同时,又感受着阴蒂的刺激。  慢慢的金丝不再说痛,而且呼吸也越来越重,我感觉也差不多了,而且肉棒被肛门夹的发硬,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直起身子,扶着金丝的腰,肉棒开始在她肛门裏慢慢抽动,金丝虽然开始适应,也不像刚开始那幺痛了,只是时不时的闷哼一声。  我也不急,只是这幺慢慢的抽动,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感觉的金丝肛门内直肠的蠕动,肛门也一直在收缩,配合着我的抽插一会张开,一会收缩,我知道莉奈开始适应了,而且也有了感觉。  巨大的阴茎使金丝的体内感到非常充实。顺着刚才分泌的黏液,虽然阴茎很巨大,但还是很平顺地进进出出,做着规律的活塞运动。  随着龟头伞反覆地刮着莉奈的肛道,金丝的屁股开始无异识的随着肉棒的进出动作,彷彿不捨得肉棒一般,随着我的动作一吞一吐。  我的动作渐渐快起来,金丝也开始发出低沈而强忍不住的呻吟声。  「唔……嗯……」  就在金丝咬住下唇拼命不要出声的表情之中,我的屁股极快速地前后摆动,然后发出一声低吼,就把混浊的精液射进莉奈的体内,金丝不禁也发出尖叫,下腹部随着一阵抽搐。  我的肉棒在金丝的夹击之下,精液不可抑遏地全数喷在莉奈的肠里。  我趴在金丝的背上,伸手爱抚着金丝的脸庞说,看着她的面纹「你的真面目是什幺呢?让我擦掉这多余的东西吧!」  「不!求求你!不要!千万不要这样,请让我保有一丝的尊严。」  「不要!那你愿意为我做什幺来打消我这个念头呢?」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滑过金丝圆润的双唇。  金丝彷佛知道我的暗示,她小声的说「请让我用嘴巴吸你的肉棒!」她说完整个脸都红了。  「好吧!那我就让骚货女英雄为我口交吧!」  我解开她的双手,让金丝的头的高度刚好配合我肉棒的位置,她顺从的跪在地上,她伸出香舌,先舔着残留在龟头精液。  「嗯!相当不错!看来你不是个生手!舔过几个男人的肉棒?」  金丝涨红了脸不回答,只是将龟头整个含入口中。  「不说实话的话!我就擦掉面纹!」  「我没有!」  「哈!那妳一定是无师自通,天生的骚货?」  「不是!」金丝小声的回答,但她仍含住肉棒「我看过那种影片。」  「我猜妳一定是边看影片自慰,一边吸着假屌,对不对?」  金丝震惊的将身体向后仰,我的肉棒自她的口中滑出,她瞪大眼看着我,一脸要问我为什幺知道的样子。  我不回答她的疑问,直接用肉棒打着她的脸颊说「骚货!继续给我舔!」  我看着金丝从嘴角滴下口水,她的脸颊因塞入肉棒而鼓了起来,而不时传来吸啜的声音,她卖力的吸吮,可以看出不只是因为我胁迫她,而是金丝深好此道,她的舌头如同灵蛇一般的在我的肉棒上迅速的滑动,虽然她的表情被面纹所掩饰,但我相信她已经完全陶醉其中。  看来直接肏入金丝的阴户中,无法给她足够的快感,而是要从她的嘴、屁眼来征服她,所以像这种女人就是需要男人以暴力来征服。  莉奈认真的舔着肉棒,她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一阵阵的快感已经征服了她的身心,虽然她知道自己踏入错误的一步,但是,口中的肉棒的触感让她无法自拔,她真的很喜欢口交,她喜欢按摩棒在口中震动的感觉,她记得她在十六岁第一次含住假阳具自慰的那一次,她就喜欢上口交给她的感觉,以后只要一自慰,她就会迫不及待的吸住按摩棒,她永远记得她手指深入阴道,而口中按摩棒强烈震动的快感。  现在她的右手握住肉棒,而左手已经伸到自己的跨下,偷偷的伸向自己的菊花门,她知道这个地方可以给她最大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