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小姊姊下体慾火焚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小姊姊下体慾火焚身
一直以来我就知道弟弟对我有强烈的好奇心,可是我却不知道他竟然有胆子将他的幻想化为现实。 星期五晚上从学校宿舍回到家中,发现难得一个人都没有,才见到爸妈的纸条,说这週末他们要跟阿姨们以起去绿岛玩,我心想:难得回家一趟竟然大家都不在家,那我回来做什幺? 我无聊地打开电视开始看,到十一点的时候听到了开门声,原来是小弟回来了。 「你没跟爸妈一起去玩啊?」 「上课啊!你以为我现在还有时间可以玩吗?」 「说的也是!你都已经留级一年了,再不用功就没有学校可以念了!」我嘴贱的刺激着弟弟的痛处。 「是我自愿留级的,搞不清楚状况!猪头!」弟弟不满的回话后,转身就往厨房走去。 「自己书念不好还老爱怪罪给别人,你永远都长不大!」我又再一次刺激弟弟的痛处。 「……」弟弟在口中喃喃自语,我也听不清楚他说了什幺。 因为家里实在没有什幺可以玩的,连网路也没有,所以只好继续看着电视,听见弟弟在厨房里面「铿铿锵锵」的不知道在弄什幺东西来吃。 过了一会儿,电视已经没什幺好看的,我就上楼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洗澡了。 在洗澡的时候,弟弟过来敲门。 「干嘛啦?」 「我要上厕所啦!」 「我在洗澡,你等一下再上。」 「我现在很急,快点让我上,我快要拉出来了!」 「你不会再忍一下吗?我马上就好!」 「不行啦!我真的快忍不住了!你让我进去,我不会偷看你洗澡啦!」 「你等一下,我说可以你再进来。」我听到弟弟那声音,好像真的忍不住的样子,所以我就开了门锁之后,躲在帘子后面。 「可以进来了!」 弟弟开门进来之后就开始上厕所,可是只听到小便的声音,却没听到拉肚子的声音。 「你不是说你快要拉出来了?又没听到你在拉肚子!」 「可是肚子很痛啊!现在还拉不出来!我蹲一下,等一下看看。」 「那你就快点出去,现在又不想上,等一下我洗好再让你好好上。」 「好啦!好啦!」弟弟出了厕所之后,我马上又将门锁了起来,很迅速的洗好澡。 「好了!你可以去厕所了!」 「喔!」弟弟又慢慢的走向厕所。 我洗完澡就上楼去睡觉了,可是翻来覆去还是睡不太着,想再下楼看一下电视。一到客厅看到弟弟正在看A片,弟弟看到我来了,很紧张的将电视关掉,不过我已经看到他在看A片了。 「原来你不跟爸妈去玩的原因,是想留在家里看A片啊!」我又开始揶揄弟弟。 「猪头!才不是这个原因呢!只是看A片放鬆一下身心,我现在这个年纪看A片是很正常的。」 「那你就看啊!当作我不在就好了!」 「走开啦!」 「我偏不要。」 我就是看弟弟不顺眼,想跟他作对,看他还看得下去吗? 「随便你!」弟弟不管我,又开了电视开始看。 电视里女孩子被绳子五花大绑的绑在柱子上,男的用皮鞭鞭打着女孩子,女孩子痛苦地发出呻吟的声音,男的还不放过她,继续凌虐那女的,我看得心痒痒的,可是面对自己的弟弟又很尴尬。 「原来你看的都是这样变态的A片啊!真是噁心啊!」我故意说着揶揄弟弟的话来缓和这尴尬的气氛。 「那又怎幺样?你自己不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我哪有啊!」 「不想承认就算了!反正我要看什幺是我的自由。你不要看,那你就去睡觉啊!」 「看的慾火焚身不要来找我啊!自己有手可以解决。」我又故意激弟弟。 说完我就上楼去睡觉了。不过这次更睡不着,刚刚看的A片影像还留在脑海中,已经一个月没跟男朋友做爱的我,憋的实在是很闷,自慰又无法满足,现在是我慾火焚身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无法睡着。 听见弟弟上楼的声音,我赶紧翻身假装入睡。 弟弟在自己的房间又再弄东弄西,不知道在做什幺,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突然之间我觉得有气息就在我脸庞,我假装已经熟睡的样子,不知道弟弟要搞什幺鬼。每次我回家他都会要跟我一起睡觉,然后一直跟我讲话,我实在懒的理他,装睡了他应该就不会再找我讲话了。 弟弟突然将身体压在我的身上,我睡觉都是只穿着内衣裤,弟弟轻易地将我的内衣解开,然后开始舔舐着我的乳头。在我感觉到很舒服的时候,突然用力的咬住,我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扭动着身体,拚命的摇着头,希望弟弟不要再用力咬了。 我的希望似乎传达给弟弟了,弟弟停止了咬乳头的动作,可是却拿起鞭子,鞭打着我的胸部。我的乳头刚刚被咬过,已经是涨痛得很难过了,再加上皮鞭的鞭打,那样的痛我宁愿选择被咬,我又扭动着身体闪躲着皮鞭,可是无论如何闪躲,皮鞭就是狠狠的烙在我的胸部。 「嗯……」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声,实在是疼痛难耐。 「痛吗?这比起你给我的痛,根本不算什幺!」说完弟弟又开始舔着我的胸部。 红红涨涨的胸部在弟弟舌头的舔舐下,感到舒服多了,那样的快感比只有鞭打的感觉好更多。弟弟似乎十分了解,他反覆着鞭打然后舔舐的动作,一个多月已经没有做爱的我,已经忍受不住的开始发出淫蕩的呻吟声。 「现在舒服吗?看你的样子似乎很享受呢!让我来检查一下。」弟弟将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摸着我的花蕾,我像触电一样的反应,让弟弟更得意了。 「哇!想不到我的小姊姊这幺淫蕩,喜欢我摸哪里啊?」弟弟将手来回抚摸着我的花蕾,我对弟弟痛恶的感觉再度升起,我曲起膝盖夹住双腿,不让弟弟有空间可以触摸。 「嗯?这样就受不了了啊?我要让你爽到要我干你!」我用力地摇着头,我根本不想跟弟弟发生不伦之情,我不想跟弟弟乱伦,这个不要脸的畜生,竟然想上我! 弟弟用力将我的腿扳开,将头埋在我的下体,开始吸吮,他舔的声音十分响亮,我开始害怕若是隔壁的邻居听到会作何反应? 我的下体几乎都是弟弟的唾液和我的淫水,床上已经湿答答的一片,那湿润的液体流到我的臀部,滴在床上。 我的身体已经舒服地迎着弟弟,将臀部抬高迎向弟弟的嘴,希望他再给我多一点。 弟弟脱下了他的裤子,用他的肉棒拍打着我的脸,我转开脸闪躲着,可是却闪不开。然后他跨坐在我的身上,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胸部上画圈圈,我又开始兴奋起来,可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让弟弟得逞,虽然我自认为自己还蛮淫乱的,不过要我做出乱伦的事情,我却不愿意发生。 快感和理智在决斗着,我不自主的从喉头髮出呻吟的声音,弟弟似乎很得意的继续挑逗着我,我的肉体已经背叛我的理智,不断地回应着弟弟。 弟弟将他的肉棒放到我的花蕾摩擦着,我的淫水像泉水一样不断地涌出,理智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然后他将肉棒放在我花蕾的入口,来回摩擦挑逗着我,我的理智已经无法控制肉体,抬起臀部迎向了弟弟的肉棒。 一个多月已经没有做爱的我,被弟弟挑逗得失去理智,弟弟插入之后开始摆动着他的臀部冲刺。年轻气盛的弟弟似乎是第一次进入女人的体内,性奋的抽动着,我也不顾一切回应着弟弟,希望获得更多大的满足。 不过因为弟弟毫无经验,看A片学来的挑逗虽然让我慾火焚身,可是没有实战经验的他,不到五分钟就倾洩而出,我还没获得极度的快感就结束了。 结束之后,我被强烈的悔恨包围着,理智回到我的脑袋,刚刚发生的一切让我懊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