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妖邪传说[经典好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妖邪传说[经典好文]
序  妖  阴郁的黑夜,宽敞华丽的皇宫中灯火辉煌,通往皇帝寝宫的通道路上左右跪着两排秀色宫女,路上慢行着两位苗条美人,两壁上的巨大的夜明珠释放着梦幻的光芒,地上铺的是五彩斑斓奇幻图色的名贵地毯,两位佳人衣着华丽低胸凤袍并肩缓缓走向皇帝寝宫大门。  两位美女时而窃窃私语,时而互相凝视,气质天生阴柔又透着心计,身上凤袍庄严华丽高贵,身材苗条高挑,腰肢纤细步态迷人,臀部适中挺翘,胸部高挺丰满,美腿比例修长。  从两人身着低胸凤袍的丰满半露乳房上望去,是性感的锁骨和优美细长的天鹅般脖颈,双眸是妖豔的紫黑色,眼睑上抹着一层淡淡靛青,柔嫩的肌肤白里透红,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细长瓜子脸不细看很难区分,两人缓缓而行,嘴上不时交流,却见脸色阴沈。  仔细一看,右边的姐姐更显成熟高贵和深沈,左边的妹妹更显张扬风骚却胆大,同样的两双细长斜飞凤目具都邪异非常勾魂无限。鼻子秀气高挺笔直,朱唇是性感微薄的樱桃小嘴,下巴尖尖,妹妹右下唇边有颗痣,姐姐左上眉尾边有颗痣,姐姐眼窝略深,妹妹柳眉斜飞。  两位美女头上具带着两款不同式样的凤冠,秀髮置于冠内不露于外,露出修长美颈,姐姐的凤冠气势更显高贵庄严,妹妹的凤冠更显妖娆华丽,但具都美奂绝伦!  “姐,到了!”妹妹看向姐姐说。  “恩。”姐姐说。  姐妹两各自握住一个门把轻轻一推,露在袖外的纤纤玉手细长莹白,皇帝寝宫雄伟巨大的殿门缓缓而开,只见里面更富丽堂皇极为宽敞,各式高级家俱应有尽有,寝室玻璃窗户极多设计奇特霸气,在室内能观赏到範围极广的夜色月光几乎充满室内每个角落,仿若置身于玻璃容器一般。  室内正中是一个可供十人就寝的巨大龙床,床上躺着一人似闭目养神,此人正是皇上,巨大威猛的龙床上光线略暗,皇上身上盖着一块名贵薄毯。  “皇上……万岁,洪福……齐天!”姐妹两轻声道。  姐妹两推门而入后互瞧上一眼双双缓缓跪下低头叩首说,只见脸色一改阴柔邪异变得脸带微笑温柔又诱惑,眼神勾人。  一会,见床上的皇上不吱声姐妹又互瞧一眼,姐姐在前妹妹在后双双狗爬式撩人妖娆地缓缓爬向龙床,每一爬每一个摆浮都极为妖豔,两人头微擡瞧向皇帝双眸温柔迷人,姐姐成熟高贵,妹妹妖豔风骚,一时瑜亮。  皇上虽强作镇静指头却突然弹动,眼睛微睁看姐妹后複又闭上,此事姐妹两自然已经察觉,勾魂的略薄樱桃小嘴嘴角细微的上扬并极快的平复,显示出对自身的极度自信。  姐妹两爬上床头后,轻轻掀开皇上身上的薄毯,同时伸出纤细修长的玉手一起缓缓握住皇帝已经高挺的大肉棒,阴茎马眼已经溢出液体,原身上的薄毯被掀落于床下,原来皇上是赤裸全身。  姐姐别一只手抚摸皇上的强壮胸部,妹妹的别一只手抚摸皇帝的小腹,共同的一只手一起轻轻套弄皇上巨大挺长的阴茎,动作手法极度高明,时快又忽慢,忽慢后又急速套弄,并没有规律,让人不知道下一个动作为何。  皇帝并没有因为舒爽而说话,保持闭目养神状,姐妹两因此专心殷勤的服侍着皇帝的阴茎。  一会,两姐妹具都俯到皇上胯间,之前各自的一只手任然缓慢套弄阴茎根部,姐姐的别一支手转而抚玩阴囊,妹妹别一支手转为轻抓皇帝胸肌,一起同时伸出细长粉红的嫩舌一左一右的绞弄舔弄龟头,细长的舌头长度可以及到下巴,舌面宽度只及正常人宽度的一半,给人充满邪异淫乱的印象。  皇上此时头脑开始发热,身体发热,阴茎最热,大脑思想已经渐渐迷乱充满幻想,一双犀利的眼睛终于睁开,虽霸气但已迷情,似沈迷于色欲不能自主。  一会,两姐妹见皇帝此样互瞧一眼,露齿无声娇笑,模样又一改暧昧讨好转为阴柔邪异但充满肉欲!  此时姐妹两的模样已经渐渐变样,眼睛渐渐变为蛇眼,瞳孔化为竖条细线并随感情时微宽微窄,本就细长的粉红嫩舌在不断绞弄卷缠大阴茎的同时,渐渐也变为紫黑色,舌头尖渐渐分叉成型化为蛇信,共同绞弄卷缠皇帝阴茎,龟头上沾满了唾液。  姐姐双脚保持原样,妹妹双脚从臀部以下渐渐化为蛇体并溢出腥香透明黏液,气味香甜迷人,浓浓气味直灌皇上鼻孔让皇上更加迷离,已完全不能自己,但阴茎的感觉却敏感到极限。  一会,姐姐依然如故,妹妹的蛇体下身已经卷缠住皇帝的双脚,缠的严严实实甚少露出,姐妹两的蛇信此时已经快速绞弄卷缠舔弄皇帝阴茎,其蛇信移动的速度惊人,人的肉眼难已区分。  这时,妹妹的蛇信退出肉棒战场转为与皇上激情接吻,姐姐添着龟头的红唇露出雪白贝齿,四颗尖尖的獠牙缓缓长出并溢出绿色香甜汁液,蛇信一扫绿色汁液自吞下喉,双眸微闭状似享受,接着红唇含入皇上的大龟头不断吸允,脸颊凹陷。  姐姐双手握住肉棒不断时快时慢套弄,阴茎经两手握住还长出一节,原来竟有20釐米,姐姐嘴上吸允龟头越来越快,双眸直勾勾的望着与皇上亲嘴咂舌的妹妹,套弄阴茎的双手改为一手套弄一首抚摸自己丰满雪白的奶子。  接着,妹妹停止接吻转而用细长蛇信钻探皇上耳孔,修长雪白的玉手两根手指伸进皇帝嘴里与皇帝的大舌头调戏,樱桃小嘴不时发出勾魂呻吟声不断诱惑皇上,下身蛇体缠的皇帝双脚更紧,妹妹也已经情动不已了。  姐姐的蛇信扫遍阴茎上下各个部位,獠牙却从始至终不会伤害阴茎分毫,可见其技术水準已经超越常人,配合勾魂细语娇喘不止让皇帝更加的沈沦迷乱昏昏欲睡。  一会,妹妹停止上半身行动改为让皇帝脑袋置于胸前双乳之上,自己头靠床头欣赏起姐姐与皇上的淫戏,但其下半身的蛇体却动作从不停歇缠卷皇上双脚,尖细的蛇尾更是游走在皇帝十个脚趾头之间不断兴风作浪,勾引皇上。  “姐,你越来越迷人了,不光皇上,我也被你迷住了哦!”  “是嘛?我又没有长肉棒,我拿什幺迷住你呢?恩……?”  “呵哈,那时不是姐姐整治小妹我呀,还这样说呢!?”  一会,姐姐看差不多了张开双脚蹲于皇上胯间,一边迷乱的吸允自己的中指,别一手握住皇上的大阴茎在自己阴唇之间磨弄,双眸勾魂邪异的看着妹妹,下身缓缓下降姿势优美地轻旋吸吞皇上的阴茎,其实想快也不行,只因为阴道太过细小紧闭远超常人。  姐姐的阴部上粉红色片草不生,奇香异常,大阴唇丰满雪白,小阴唇像一朵玫瑰花但却有四片唇瓣,颜色为紫黑色亮光闪闪的,四片花瓣的中间是粉红的紧缩阴道口却并无尿道口,阴道口的肉芽极多仿若有生命般的蠕动伸张,花瓣上方是与人类一样的阴蒂,只是没有包皮颜色粉红,此时大阴唇小阴唇正张开着缓缓裹住皇上的大龟头,不断的磨套吸榨,缓缓下降直到完全吞噬全部的阴茎。  此时,姐姐坐在皇帝胯上,把皇上的肉棒藏于自己体内,形同置于腹中,纤细修长的腰肢开始极快又忽慢的套弄,双手托起双乳缓缓底头就乳,细长蛇信游走在自己两个丰满乳房上的粉红乳头上,眼神迷离的不断与妹妹用同样的眼神互相刺激着,勾引着。  “啊,皇上,奴婢好爽啊,阴丽……好爽啊……!”  “哈,姐加油,但别榨干他喽,给我留一半哦!”  “哦……哦,你别问我,你问皇上,问……他,舍不捨得离开我身子呢!”  “姐姐好自私哦,每次皇上的精都比我吸得多,做妹的亏死啦!”  “啊……啊……要来了,皇……上把精液给我,给你的骚货……吧!”  “皇上,顶住了啊,别又给姐姐榨干个把月起不了哦!啊哈哈……哈!”  “哼,你还不是一样,啊……啊操我……穿……穿了!”  “呵……呵,姐,皇上的龟头捅进子宫爽死了嘛?!哈哈,皇上干死她这个贱货!”  此时,床上上演着香豔激烈的肉搏大战,迷情不能自己的皇上不断挺动着腰部干着身上的皇后阴丽,头枕在贵妃阴豔的双乳上,双手抓住阴丽的纤细修长腰子揉着提着抚摸着,阴丽坐于皇上的胯间不断套弄着吸允榨挤着阴茎,双手按着皇帝强壮的胸肌支撑着身子,臀部前后紧榨胸部甩抛腰肢狂摆,黑亮的细长的蛇信添着自己的尖尖的獠牙,獠牙不断溢出绿色汁液,其景象极度邪异淫乱无比。  妹妹用双手托住自己丰满的双乳夹挤皇上头部,皇上上半身此时靠在阴豔胸腹上,胯间肉棒被阴丽的极品名器榨吸着,双脚被阴豔的下半身蛇体缠卷并不断蠕动,脚趾头脚板底还不断受到阴豔的蛇尾尖的淫弄,爽的欲死欲仙,除了极度敏感的阴茎以外已经完全不能自己,昏昏欲睡只能不断呻吟以释放极爽快感,但姐妹两的动作声呻吟声呐喊声早已淹没了皇帝脆弱的声音,越来越猛烈!  “啊,啊皇上,给我你的种,射给……我!爽……死……我……啦……啊啊!”  “皇上……你可不能输给姐姐啊,挺住了,可不能软下啦!我不依……!”  “皇上,你可不能射哦,给我点耶,你的精液可是我们的唯一食物哦!”  一会,妹妹退出卷缠皇帝双脚的下半身蛇体,转而卷上姐姐和皇帝的身体,让两具性交中的两人更加的紧密结合,加速催化两人的高潮到来,最后蛇尾巴尖插入姐姐阴丽的樱桃小嘴中直入深喉疯狂插弄。  “姐,妹这样做,你爽吗?啊……哈哈!”  “爽……啊……唔……唔……!啊……啊!”  透过卷缠着的蛇体,皇后阴丽的腹部,只见正如嘴吸阴茎时的脸颊凹陷一样,腹部也同样不断时凹时凸,腰臀快速磨旋,突然皇上的高潮来了腰部挺得老高把皇后的身子略微擡离床面,大量的精液间接性的猛烈喷射,皇后双脚撑住床面双手把住皇帝臀部,肚皮凹陷到极限,阴部死死抵着皇帝胯部显然是在接收和榨吸皇帝的精液,樱桃小嘴发出兽性的声音。  精液,千年蛇妖最好的食物,也是她们最喜欢的东西!  一会,皇上再用力一捅,巨大的龟头捅穿子宫颈口戳入稚嫩的子宫当中,精液猛烈的一泡泡激射子宫内壁,不久后必将溢满。  此时,妹妹阴豔的下半身蛇体依然死死紧箍住那两个人的结合部和全身,最后蛇尾巴尖插入姐姐的樱桃小嘴内猛插,好像不怕伤到姐姐一样,自己的阴道也早已分泌大量腥香淫液,双手紧握自己双乳这时圈住皇上的颈脖,三个人都在不断的扭动蠕动颤抖呻吟!  “啊……啊……射……多射……点……不够,还要!”  “皇上奴家全身都是毒,阴道里最毒,你爽不……爽啊,深……深点!”  “不够,不够深,捅死我吧……子……宫要穿了,好涨,满……满啦……”  “哦……哦……哦……!”皇上发出爽极的声音,双眼睁开,充满霸气的同时却早迷乱,死死看着缠卷榨着自己肉棒的皇后阴部与腹部!  “姐姐……爽嘛……我好嫉妒哦!我也要!啊……啊!”  “等……等……一会儿……等姐榨够了……种子再给你……吧……啊啊……要死……啦!”  雄壮的阴茎穿插于皇宫阴丽的阴道和子宫中,让两人产生了极大的快感,阴道紧箍肉棒根部的同时,子宫颈口也紧箍着龟头下的沟渠,炙热的子宫内比阴道温度更高,龟头在里面的感受比在阴道里时的更为强烈刺激无比,吸力也更甚!阴茎在享受着,在挣扎着,在狂操着,皇后阴丽全身麻爽,通体舒泰,淫声乱语。  终于,皇帝最后一次上挺,臀部终于跌落床面,最后一滴精液也全部射进子宫中,一会,阴丽也跌俯在皇帝的胸膛上,气喘吁吁!妹妹却已经收回下半身蛇体离开纠缠二人坐于两人旁边手拿一块洁白丝巾为他们细心檫汗。  一会,皇后紧了紧依旧紧箍肉棒的下身,複坐于皇帝胯间,双脚蹲坐其上,身子轻轻上提少许,把龟头退出子宫却留肉棒在阴道,子宫颈口花心已经迅速从新紧紧合拢并抵住龟头,依旧给阴茎以捅到底的感受,不漏一滴精液出来。  “哦……哦……哦……哈……!”阴丽轻摇着腰身,不时身体抽搐,轻度套弄着阴道里皇上正慢慢软掉的阴茎,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妹妹阴豔坐在旁边黑亮开叉蛇信不断添着自己的樱桃小嘴与獠牙,双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与回过神来的姐姐对视着,做着无声的交流。  高潮过后的皇上已经极度疲劳慢慢沈睡下去,高潮过后的皇后阴丽神色却容光焕发神色又恢复得高贵阴柔邪异,此时,姐姐看着妹妹,妹妹看着姐姐,谁也不知道她们在交流什幺,此时此刻姐姐坐于皇帝跨上的腰臀却还在轻摇慢磨。  “姐,该我……啦!!”  “呵呵……好的!”  “哎……姐,全身都是毒,阴道子宫最毒,可别毒坏了我的宝贝啦!”  “呵呵,哦……哦,人家皇上全身都怕毒,就是宝贝不怕,越毒它越精神啦!”  “呵呵,姐姐说的不错,我们最好的食物就是它啦,我爱死她啦!”  “妹,他的精已经给我榨干了,怎幺办哦?”  “你还知道怎幺办啊?呵呵……没事,我有办法!”  “什幺办法?又是什幺新主意?”  “呵呵,等下就让你知道滴啦,就是最多让他多睡个把月哦!”  “哦……哦,原来如此,呵呵!”  突然皇帝又再虚弱的顶了一下阴丽的阴部,迟到的射出聚集剩余的细散精液做最后一发激射。  “哦……哦……哦……嘶……终于榨光了,一滴不剩!爽死我啦!啊……”  “姐,人家已经射光了,是你还在运功强榨人家最后一滴的,姐好淫好坏哦!”  “呵呵,没有办法啦,这幺棒的阴茎是极品中的王者,谁不想多占一会儿啦!”  “好啦,好啦,该我啦!!”  “好吧,死妮子!看你这次玩什幺花样!”  阴丽慢慢提起身子,“波”的一声疲软的阴茎从阴道里掉落了出来,只见阴茎虽经受了非人可比的名器榨取,却毫髮无伤,虽软掉仍巨大,被带毒的性器弄的毒染髮黑的阴茎渐渐回复肉色,威风依旧。  “妹,快嘛,我们怎幺能毒倒这根宝贝呢,他还不是没变!我们的性器已经算够毒啦!要是像以前那些凡人爽完后早就死了!”  “姐,这肯定啦,能享受我们肉身的非常人不可!”  “姐,我看比我们更毒的逼也毒不倒他的宝贝!”  “那是……耶!”第一章  妖邪乱世  阴郁的黑夜,天上不知何时飘来的大片乌云渐渐遮住月光,星星点点的细碎月光,透过玻璃窗洒进皇帝的寝宫。  不知何时,皇后阴丽已经离开房中,只留下妹妹阴豔侍候皇上。  “皇……上,你怎幺这幺快就累了?还有……我呢!我……要。”阴豔撒娇道。  皇上正处在半梦半醒之中,身体时不时的因刚才的强烈高潮而时有颤抖,阴豔一手穿过皇上后颈然后抚摸皇上壮实的胸膛,一手却握住皇上半软不硬的阴茎,时快时缓缓的套弄,迷幻勾魂的双眸盯着阴茎,黑亮细长的蛇信添着自己香甜的樱桃小嘴,小嘴微笑时露出尖利的獠牙,配上唇边的美人痣越发的邪异。  看着即将沈睡个把月的皇上,阴豔自然不会放过最后榨取皇上精液的机会,手上套弄的速度越发的急了。  “皇……上,饿不饿呀?要不要奴家弄些东西你……吃?”  皇上没有回答,只是身体久不久的颤抖一样,被榨干了精液与精力的身体异常疲倦,还在被套弄阴茎冥冥之中感觉疼痛异常,但是感觉一双细软玉手在上面套弄的感觉疼中带爽。  “皇……上,奴家这就弄点喝的给你……哦!”  阴豔收回套弄阴茎的细长雪白的玉手,手上面布满了自己下体出的腥香玉液和皇上的味道,纤细的玉指一根根的伸入玉唇内吸食,吸光了玉指上的淫液后,伸出黑亮细长的蛇信用超越常人的速度,只见一瞬间手腕与手臂上变的乾乾净净。  阴豔微伸玉颈闻了闻玉手上的气味,脸上似笑非笑,眼珠风骚邪气的沿着眼眶转了一圈,随手一招,茶几上的水晶酒杯瞬间轻握在手中。  阴豔瞧着皇上,再低头瞧着自个豔丽的身子,一仰头状似享受和高傲,散开微乱的秀直黑髮长及臀部。  “皇……上,奴家知道你喜欢长髮美女,奴家特意为你留了这幺长……哦!”  “虽然姐姐的秀髮比我的长,都长及膝盖了,恩,你可不能偏心!”  “你那宝贵稀奇的精液,老是一泡泡的往姐姐逼里射,直往她子宫颈钻!”  “我可不依……哦,我要同量的份!不能比姐姐少……一滴……哦!”  阴豔举着水晶酒杯,蛇尾巴尖卷上来,尖端渐渐化成一粉红肉孔,张开时内里不断蠕动的肉芽异常邪异,阴豔勾魂双眸瞧着皇上,蛇尾巴尖上的肉孔流出透明腥香汁液,一会已蓄满水晶玻璃杯,阴豔再伸出黑亮细长蛇信入杯中,顺着舌面注入口中香甜汁液。  蛇信在杯中转弄,杯中的液体味道越发浓香,窗外的月光恰巧投到水晶杯上,幻化出梦幻光影,月光再移投到阴豔邪异勾魂的双眸上,那眼神中迸发出闪闪光芒,既风骚勾魂又邪异野心。  阴豔扶起皇上靠与床头,手握盛满液汁的水晶杯,用自己的嘴一口口的嘴对嘴喂给皇上喝。  “皇上,好不好喝呀?奴家喂你,你乐意不乐意呀?”  “哦……我的皇上,喝完你可是还有任务哦,还不能睡哦!”  “皇……上,从刚才你操弄姐姐开始,奴家下阴都没有乾净过……!”  “妾身,这上千年修成法身后,除了精液其他概不下口,奴家身子可乾净呢!”  “你不是很喜欢操弄妾身的逼嘛!那今天你就好好满足我……哦!”  喂皇上喝完汁液后,阴豔扶着皇上躺下,头靠在皇上的臂弯里,施展着魅惑妖邪手段,注视着神志渐渐清醒的皇上,当然心知这是自己淫液的功效,自不点破。  “恩,恩,爱妃,朕睡了多久了?”  “皇上,还说呢,刚才你与姐姐大战后就睡着了啦……!”  “哦,是吗?”  “不来啦,不来啦,皇上我也要,我要你的甘露来滋润我饑渴的穴。”  “爱妃莫急,容待朕歇息歇息,朕觉得好累,下面被你姐姐弄得也有微的疼痛!”  “不来啦,我现在就要,你只疼姐姐不疼我,你只爱姐姐的贱逼,不爱我!”  “哎呦,我的豔豔啊,你们俩我可是同等疼爱的呀,绝没有半点偏心啊!”  “恩……那皇上,你现在就给我,完事了我在侍候你歇息便是!”  “恩,恩……皇……上!!”  “好吧,爱妃那就看你的功夫啦!”  “恩,知道……啦!等下你可要多射点给奴家!”  阴豔滑下身子,一手套弄渐渐硬起的肉棒一手摩玩肉袋,张开樱桃小口含入龟头,头上下起伏,脸颊深吸,蛇信在口中卷上龟头并钻入马眼挑弄,每一用力吸允时,握阴茎的雪白玉手就从阴茎根部往上一提挤,握肉袋的玉手就撚着袋内两丸,像玩保龄球一样玩弄,当然力度调控的恰到好处,让皇上神迷不己。  中了邪的皇上眼里,自己的爱妃与皇后俩姐妹,那是他一辈子最爱的人儿,殊不知两人是千年的妖物,要不是自己身具妖物求之不得的圣精皇脉,只怕早就化为荒野中的枯骨,当然这些事情皇上自己都不知道。  阴豔喂皇上喝的是用自身生产出的特殊淫液,能激发雄性的性能力与产精量,性欲也是大大的提高,皇上无数次中还以为是自己的征服了两姐妹,实着是靠着自身具有的圣精皇脉的作用,两姐妹也当然知道,为了这可遇不可求的圣精皇脉,甘愿在皇帝胯下承欢,同时还可享受荣华富贵,何乐不为呢!  圣精皇脉是天下至宝,功效无出其右,对于女性或者雌性来说,那可是最好的东西,小的可以维持青春容颜不衰老,大的对于修炼成千上万年的妖邪,那可是宝中之宝,不仅可令法身越发娇豔漂亮,还可助自己的功力飞速提升,在淫交的时候更可得到最大的刺激与快感,高潮的极爽是与凡夫俗子插弄的几十上百倍,到来的那刻如同闪电在脑中爆炸,电极充满全身每个细胞。  阴豔吐出已经硬挺到极限的皇脉,露出恋恋不捨的眼神,转而又狡猾精灵的邪笑,蛇尾卷了上来,尾尖的粉红肉孔微张,肉芽极多并蠕动着,从孔中不时滴出透明腥香黏黏汁液,阴豔俯下身用细长蛇信接引汁液涂满阴茎全身,还不时的对着阴茎用蛇信弹弄打击,皇脉更加的怒张了。  乌云已经全部遮住月亮,整个世界一片黑暗,又昏昏迷迷的皇上双眼半眯不张,状似沈迷于极乐之中,黑暗中一双野兽般的蛇眸闪闪发光,盯着阴茎发出贪婪的目光。  “哦……哦,皇脉就是皇……脉,嘶……好爽啊……!”  “咿……呀!”  蛇尾淫靡的肉孔準确无误地接上龟头,一分分的慢慢蠕动吞噬着阴茎。  阴豔用玉手抓住蛇尾尖部用力一握,加强迫使蛇尾紧缩阴茎的力度,皇上的身体因为爽极而颤抖起来,嘴里也不断发出微弱的呐喊,爽到了极点。  贵妃一手握住自己的蛇尾套弄皇上的皇脉,一手时轻时重的摩玩肉袋里的两粒宝丸,宝丸随着人为的刺激与作弄更催化般的生产出更多的精液。  阴豔缠上皇上,把人抱的严严实实,一双坚挺的玉乳在皇上手臂上磨蹭,披着一头长及臀部的秀直长髮随风摇摆,模样妖美无比。  “啊……皇上,你用力操弄奴家穴眼,操死我吧,啊,哦!”  “皇上,你尽兴吗,我两姐妹身上的孔洞可比庸脂俗粉强上千倍,只怕你忙不过来,嘻嘻!”  “咿……呀,皇上快操,快……操,奴家快泄了啊!”  阴豔握着自己的蛇体尾巴,尾巴尖里面化成了阴道,套弄着也被操着,强烈的快感在两人身体内爆发。  “哎呦,妾身泄了,啊,哈,哈!”  “皇上,呜呜呜,再用力,给我第二次高潮,戳穿,戳穿我的泄殖肛腔吧!”  只见两人的交接部位剧烈甩动,阴豔头部仰起,蛇信伸出,獠牙变长,口中香甜的口水流落下来,迷人豔丽的双眸狂乱兽性,下身的尾巴部位连结皇上的皇脉阴茎,不断的甩动,旋转,套弄,不榨出圣精绝不善罢甘休!  一泡泡的淫汁从阴茎与蛇尾的交接出喷出,那是阴豔高潮的分泌物,大部分分泌物灌入了阴茎上的龟头马眼,沖过输精管与输尿管同时灌进皇上的膀胱与阴囊,其结果是皇上对她们更加迷恋,深到不可自拔。  “哦……啊……啊,爱妃……!我……我……啊……出啦!”  皇上的高潮也来临了,不知何时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抢过爱妃套吸住自己皇脉的蛇尾,用力的握住蛇尾,用上面的粉红肉孔套弄着自己的阴茎,发射在即。  蛇尾被皇上抓住,在高潮中飞翔着的阴豔受不了极敏感的刺激快感浑身颤抖,一手缠住皇上抓住尾巴的手,一手优雅遮面扭头避羞!  “啊,啊……呵……呀,别……别这样,皇,皇上!”  “皇……上,不要,妾受不了这刺激……!咿……!咿……!”  “爱妃,我给你,我给……你,啊……啊……啊!”  “朕射了,爱妃,我全部给你……了,我……没有偏心。”  皇上紧紧握住尾巴尖部死死不动,一泡泡的圣精激射进阴豔尾部的泄殖肛腔里,只见每一发激射从蛇尾表皮上看,都带过一阵一阵光芒,光芒一波波从蛇尾出发没于阴豔肚腹之间,永远的存入了爱妃的子宫之中,却难以受孕,人与妖本就非同类极难受孕。  “啊……啊,皇……上,奴家……爱你!为何就不让我受孕……!咿呀……爽死啦!”  “皇上,满,满了,子宫满了!啊!啊”  “戳吧,戳吧,戳穿我,操死我,把我身上的香穴全部操遍吧!”  阴豔感觉子宫容纳不下圣精后,发现圣精还在不断射出,果断的玉手掐住皇上的阴茎根部,阻断圣精继续喷射。  “啊!!啊!!爱妃,快把手拿开……啊……我!!我!”  “皇上,别急!乖哦,我换个洞给你射……纳……!”  “波……!”  阴豔一边掐住阴茎根部,蛇尾吐出皇脉,扭头朝皇上脸上吹出一股香甜白烟,皇上神识渐渐平静下来,下体却还在一抖抖的像要射精,屁股不停的往上擡。  “皇……上,看你急的,你急什幺,我比你……还要急……!呵呵!”  阴豔的下身蛇体渐渐幻化,蛇尾上的粉红孔洞化成回蛇尾,蛇尾又再一阵清淡的白烟中化成一双极为修长雪白的玉腿,阴豔终于轻呼一口气,瞧着这一双迷人勾魂的玉腿,笑颜顿开,迷人至极。  阴豔头一摇,散乱的长髮瞬间捥成高鬃,贵妃的皇冠缓缓降下端正地戴与发上,抿抿樱桃小嘴再一张吐出一条粉红细长的玉舌,却不再是黑亮蛇信,香舌添过雪白的贝齿,獠牙缩小化成了小虎牙,娇俏又勾魂,但这个过程是极短的。  “乖乖……皇上,我的好宝宝……来插入我的尿道……尽情的只管射……!”  化成人形的阴豔更加的娇俏豔丽风骚,爬起来再俯下去,双脚一张悬于皇脉阴茎之上準备坐入,只见两条细长雪白的脚中央寸草不生,大阴唇雪白小阴唇黑亮黑亮的,与姐姐一样的是四瓣玫瑰花样式,阴道口是粉红色的嫩肉,肉芽极多自觉蠕动,阴道口上面是尿道口,同样的粉红肉芽自行蠕动,仿佛下身张有两孔阴道。  与姐姐不一样的是,姐姐没有尿道,其实是姐姐修为高,阴道尿道子宫膀胱已经练成融合体,这样淫弄的快感加倍,器具的功效更是提升几倍。子宫的容量加大了,阴道与尿道融合后的道,比原来尿道还要细窄。  妖邪修炼法身上千年后,身体发生变化和改造,那些肠胃是不存在了,因为不需要也不能进食普通食物,唯一的食物就是精液,那菊花的通向的是子宫,而子宫是集淫弄,繁殖,吸收消化的功能为一体的,那菊花分泌的是与阴道同样的淫液,各有花香,任君选择。  皇脉挤入阴豔尿道被尿道狠狠吸食,阴豔娇呼轻喊的缓缓下降玉体,把皇脉引入了自己的尿道,每下降一点都有戳入心扉的感觉,舒爽无比。  “呼,呼,啊……呵呵,皇上,别急,还没有到底啦,快啦,慢点!”  “皇上,今天是我大功到成之日,也是你大爽之时哦,!嘻嘻!”  “再接纳你这泡圣精,我的功力又将提升一个台阶,你爱的逼也将升级哦!”  皇上躺在床上神迷情醉,只有极度敏感爽利的阴茎感觉是越发强烈,被掐住输精管的阴茎等待着最后佔领爱妃的膀胱。  “恩,恩,戳到膀胱口了,哈,啊,爽死我了!”  “皇上,我的宝贝,準备好了,咿……呀!!到膀胱里了……咿呀!”  阴豔放开掐住阴茎根本的玉手,再狠狠一座,阴茎“波”的一声捅入了阴豔的膀胱,阴豔爽极受不了,俯下身子双手撑住皇上厚实胸膛,玉乳晃蕩,迁腰带动臀部摇摆着,扭动着,疯狂的一前一后榨取着。  自阴豔放开阴茎的那一刻,大量聚集许久的金黄色圣精汹涌的在膀胱内激射,阴豔承接着皇上的激射,每一射肚皮上就闪过一阵金黄光芒,玉体的肌肤就更娇豔一些,邪异的双眸瞧着阴茎戳入自己美丽的两条玉腿根部中间,臀部也用力的一前一后的挤榨皇脉,一人一妖淫弄着,妖美的玉体跨坐在皇上的胯间不停的催化皇上射出更多的圣精。  先前通过尾巴榨取的精液满满的涨满子宫,现在的膀胱也满满的蓄满了圣精,阴豔的修为开始提升,玉体也开始了变化。  “给我,全部给……我,啊,啊,我要更多,恩,恩我要比姐姐更多的量,啊……射吧,射穿我最……好,能死在皇脉的圣器上,我也值了!咿……呀!”  阴豔的阴部开始发生变化,套着阴茎的尿道渐渐的与阴道融合了,膀胱同样的渐渐与子宫融合了,原本蓄满膀胱与子宫的圣精彙聚交融了。  远比原来尿道还细的新阴道让皇上不断痉挛,强大的吸力与挤榨力更胜原先,阴道内肉芽极多,不断的套弄阴茎,榨弄皇脉,直到圣精射尽枯竭为止。  阴豔待皇上射完最后一泡圣精,待自己功力达到新台阶,待自己下阴改造完毕,轻呼一声,缓缓俯身爬于皇上胸膛上,头戴贵妃冠的玉面贴着皇上的颈子。  半疲软的皇脉依旧戳在新生的阴道里,龟头更是突破子宫颈戳入子宫,子宫壁自四面八方的蠕动收缩,是在吸收圣精的同时,也在加热子宫的温度,皇上的龟头处在比阴道更炎热的子宫里面时不时的爽利颤抖,显示着巨大持久的爽快与温暖全身心的感觉。  皇上已经陷入深沈的睡眠,贵妃也慵懒地用玉脸不时摩擦皇上颈子亲吻皇上的下巴,双手穿过皇上的背紧紧搂住皇上,一双玉乳紧紧压在皇上壮实胸膛摩擦,深裹皇脉的臀部时不时轻轻磨弄压实。  天上的乌云消散,房间里又充满了温暖的月光,微风一阵阵吹来,阴豔的贵妃冠垂落床下,满头的长及臀部的秀直发披散开来随风飘摇,就像两人身上盖了一张黑亮薄毯。  黎明,天色渐渐快亮,阴豔子宫中的圣精已经吸收完毕,汇入了自己的奇经八脉之中待慢慢消化。  失去了圣精的子宫渐渐缩小,越来越小,直到紧紧包夹闯入子宫的龟头,并持续加热保持 温与阴道一起灼热蒸腾皇上的阴茎,这也是闭关修炼最好的方法。  阴豔临沈睡修炼前,更加的用力抱紧了皇上,玉乳磨了磨皇上胸膛,玉臀紧了紧龙脉。  白烟一杨,阴豔的长长秀髮分四面八方的紧紧缠包皇上龙体,夹吸阴茎的臀部以下渐渐化为蛇体,长长的蛇体麻花状的把自己与皇上裹住,越裹越厚,直到里三层外三层为止。  这时,蛇体表面分泌出透明腥香黏液,越来越多,直到把两人裹成一个茧。  阴豔皇妃清醒的最后一瞬间吻上了皇上的嘴巴,不断的吸收皇气!  阴豔长达或许数月的闭关修炼,开始了!     ***    ***    ***    ***  不知道哪一天,寝宫的大门被轻轻推开了,房内的四处拉下了窗帘,房里一片黑暗,一身华丽庄严穿着凤袍戴着皇冠的皇后缓步走了进来。  阴丽走进床前,看着如裹成虫卵般的蛇体小山,表面覆盖着已经变成乳白色的粘膜状态的淫液,想像着自己闭关修炼时也是这般模样,轻轻微笑起来,模样高贵邪异,淡青色眼影的勾魂双眸闪出兽性的目光,雪白细长的玉手伸入胯下凤袍内扣入淫水横流的阴道内抽弄,淫声轻呼,模样淫蕩不失高贵,邪恶又勾人。  不久,阴丽抽出玉手伸到玉唇边,微张开红唇长出雪白獠牙,伸出黑亮的细长蛇信,优雅的缓缓吸食乾净修长玉手上的腥香阴汁。  阴丽转身离开皇上寝宫,步态优雅端庄缓缓而行,韵味十足。  “妹子这次也没有怀上龙种,皇上阳寿一两年内将尽!”  “皇上驾崩,以后皇脉圣精就断绝了,对我姐妹修炼大大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