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催眠女警和女导游当性奴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催眠女警和女导游当性奴
一个月前我家楼上刚搬来了一对新婚夫妻,我没事就到他们家去串门子,所以经过两个月的时间我们都已经很熟习了,知道她老公是某公司的经理,而她是某警局的女警。 今天没事我本来想去他们家找人聊聊天的,可是很不巧,他家里没人,所以我只好一个人到街上去诳诳了,无意思间我走到一家图书馆,(这家图书馆并不大)心想反正也没事就进去看看吧,走着走着,突然看到有间小房间,门没有锁好,于是我推门进去,看到里面全是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满屋子的灰尘,看来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 突然看到墙角放着一本很旧的书,书还开始发黄了,那是一本经过翻译的书,我走过去一看,上面写着,拿起来看了一看,第一页写着「催眠是一种可以控制人类思想的东西,但这本书却不同其它催眠的书,因为它可以强逼一个人做他不想做的事,而其它催眠书却不能强逼一个人做他不想做的事,」看到这我偷偷看了一下旁边,没人注思,我于是我悄悄把它放进衣服里,离开了这家图书馆,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慢慢的看起来,经过一个月的研究,我基本上完全学会了书上的内容,我想试试是不是真的和书上写的一样可以控制人类思想,并且可以强逼一个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于是我而要一个人做我的实验品,我想到了我楼上刚搬来的邻居,她叫倪佩琳,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今年才满二十五岁,只比我大一个月而已 。 晚上大约八点钟我到了她家门口刚準备按门铃,她刚好从楼下上来了,佩琳问我「你找我有事?」我回答她说「没什幺事,只是无聊,想找你聊聊天,」佩琳说「那我们到屋里聊吧,别站在这了,」我到了她家发现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于是我问她「你的丈夫呢?」「哦,他昨天刚出差去了,可能要一个月才能回来呢!」我心里在想,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呵…呵,我在佩琳家和她聊了差不多半小时了,我想也该做实验了,于是我拿出我早已经準备好的小方盒,说「佩琳姐,我知道明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特别準备了一个生日礼物要来送给你。」 「这不太好吧,怎幺能要你花钱呢」 「没什幺关係的,我们都是邻居,别说什幺钱不钱的,佩琳姐你打开看看嘛,看你喜欢不喜欢,」 望着我手中的礼物。她终于好奇的伸手打开这小方盒,轻歎一声,她看见了盒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美丽的金黄色项炼,那条项炼上面还繫着一颗奇异耀眼的红宝石……我小心翼翼地拿起这项炼,宝石便在佩琳姐面前不停的摇蕩…摇蕩…… 「佩琳姐,喜不喜欢?我总觉得这条项炼就和你一样,是那幺的完美无暇…」 佩琳抬头看到耀眼夺目的宝石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幺感觉,下意识的点头表示同意。 「你的眼睛正深深的被它吸引着,对吧 」 「对,可是为什幺?」 我察觉到佩琳断断续续的声音,我继续让这项链在佩琳的眼前摇摆。 「你现下只要放轻鬆……看着我手上的项链,专心的看着…什幺事都不要脑海中一片空白,放轻鬆…放轻鬆…」 我注意到佩琳姐本来明亮的双眸渐渐的变成呆滞,我已经知道佩琳现下正慢慢的进入催眠状态中。 「对…放轻鬆…集中你的眼光看着它,你盯着项链…整个人心情是…非常的…轻鬆…放轻鬆…」 佩琳姐,你的力气慢慢的消失了,现下…你只能看着我手上的项链…耳朵只能听的到我的声音,你不能反抗我…佩琳姐,你将要完全的服从我…服从我…说你将要服从我…知道吗?」 「是的…我将要…服从你」佩琳脸上没有表情,眼神呆滞,慢慢的张开嘴唇说着。 「现下你觉得你非常累…非常累…你的眼睛快睁不开了,睡吧…放轻鬆,睡吧闭上你的眼睛,你将进入更深沉的催眠里睡吧… 」 很快的,佩琳在我的引导下,只觉得身体竟然不听使唤,而且眼皮好像被铅块压住似的,经过一阵挣扎与抗拒后,整个人开始陷入恍恍惚惚的,过没多久佩琳垂下眼皮后,整个人向后仰昏睡在椅子上,我慢慢的停止了摇摆中的项链,并小心的收进到我的外套口袋里,我抬起佩琳的下颚,打量她,我抬起佩琳的下颚,打量她,佩琳并没有醒来,也没有任何回应,这样使得我可以尽情地看清楚佩琳身上的任何部位「佩琳,你现下开始数数,每数一个数字你就会进入更深的催眠里,直到我叫你停止为止,」 过了一会,听到房间里传出深深的歎气声,她的嘴角开始轻轻的颤动着。 「1 2 3 4 5 6 7 8 9 」 看来这书还真的能使人进入催眠状态,我心里这样想着,突然我想到书上第一页写着能强逼一个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于是我决定试试,什幺是她不想做的事呢?和除了她老公处的人做爱应该是她不愿意做的事吧,因为佩琳姐还是很保守的呢? 「好了,佩琳,你可以停止数数了,现下张开你的眼睛并站起来,先去洗个澡,然后向来时一样穿上你的警服,再到我身边来,知道吗?」 「哦,知道了,」看着佩琳梦游般的起身,步履蹒跚的,听从指挥走进浴室,我只感觉到身上血液加速流动于是我打开电视机,边看电视还等着佩琳姐洗完澡,过了大约半小时,佩琳穿好她的警服来到我的身边,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静静的等着我的命令。 我先把电视关掉,然后命令她跟我走,我带着她回到我的家里,并带她到我的卧室。 「佩琳,听的到我说话吗?」 「听的到,主人,」 「佩琳我现下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说实话,因为我是你的主人,你根本就是不能骗我知道吗?」 「知道了」 「还有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必须叫我主人,并快乐的服从我说的每一句话,知道吗?」 「知道了,主人」 「你明天要上班吗?」 「不,我明天休息,不用上班,主人」 「佩琳,你有姐妹吗?」 「我没有姐妹,父母就我一个孩子,主人」 「那你的父母呢?」 「他们已经过世了,主人」 「你有自慰过吗?」 「没有,主人,」 「你最爱的人是谁?」 「我的丈夫,主人」 「佩琳,听好,从现下起,你最爱的人不是你的丈夫,是我,你在表面上爱的是你丈夫,可在心里最爱的人是我,等你丈夫出差回来你会想尽办法和他离婚,记住了吗?」 「记住了,我的主人」 「来,坐到我身边来」 「是的,主人」 我慢慢的解开佩琳的警服扣子,她那一对饱满的胸膛立即高挺诱惑地呈现下他面前,粉红色乳尖有若盛放的玫瑰蓓蕾,随着她轻浅的呼吸颤抖着,(因为我只叫她穿上警服,所以她除了警服外的衣服都没穿,包括她的内裤,)我并没有脱下她的警服,只是解开了她警服的扣子, 我用手掌用力的抓住了她左边的乳房,我按摩着她的乳房,弯下腰用嘴吸吮她右边的乳,另一只手也闲着的伸到她的下体,手伸进了她的两腿中间抚摸着她的阴唇。 「这小妮子的淫穴还真紧啊。」我想着。 (因为佩琳是新婚,再加上又没生过孩子) 我尽情的享受着佩琳给我带来的快感。 「佩琳,我现下要你脱光你的衣服,因为我想看你的裸体」 佩琳呆滞的脱下她的警服,现下她已经全裸在我的面前了。 佩琳脱光衣服后我又轻轻玩弄着她的肉体! 在主人的命令下,催眠中的佩琳被洗脑成一个服侍主人的性奴隶,她按照主人的指示。 轻轻发出诱惑的呻吟。 她被控制用自己纯洁的身体来取悦于她的男主人。 「当我抚摸你时,你会喜欢吗?」 「是的,主人,我喜欢。」这位女警答覆着。 「佩琳,我要你躺到床上去,并把你的大腿分开,知道吗?」 「知道,我的主人」看着平时纯洁、崇高有气质的佩琳在失去平日的冷静与骄傲、静静的躺在那里、任凭我对她做出她平时绝对不可能做的事时…我就感到我的血液在加快流动,「佩琳,你準备好了吗?我要进入了」 「我準备好了,主人」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嚐佩琳美丽的身体,佩琳大腿内侧白皙如雪娇媚无比,我将脸靠近耻丘。双手摩擦着佩琳浑圆的臀部,佩琳的纤腰慢慢被抬高,迎接主人的嘴唇,我颤抖着舔着佩琳芬芳的下体。 「嗯……」催眠中的女警发出抗拒的声音,神秘花瓣也慢慢张开了。 那红色流水般的秘唇,闪烁着粉红色的亮光我的舌尖有一种女性黏稠的味觉,每当舌头舔舐秘唇时,佩琳的全身就会扭动的更娇媚。 这微亮的房间内,丰满的乳房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我用手不时的在佩琳乳房顶端那红润坚挺的小葡萄上揉戳时,佩琳开始紧紧的抱住她年轻的主人。 佩琳的灵魂虽被控制着,但身体却是饥渴的。当我坚挺的宝物兇猛的进入佩琳体内时,她发出女性的呻吟,并热烈的回应着,直到自己在梦中被无情的狂浪所吞噬。 不知休息了多久,当风浪平息后…… 我知道要拥有这样的日子,光靠一次催眠是还不够的,我必须将催眠命令深深的植入佩琳的脑海中,我凝视着佩琳,眼中绽放出异样的光采… 「看着我,佩琳姐,」 佩琳原本激动的胴体,当目光接触到那眼神,顿时像丧失心神般,盯着前方无力的回答: 「是的…主人…」 「当你听到…魔神再现……时,不管你身在何处,或做任何事情时,你将会保持你正在做的动作并马上会进入到像现下深深的催眠状态当中,…知道吗?」 「是的…主人。」 「记住…重複我的命令…跟我一起…念一遍…」 佩琳喃喃的说︰「魔…神…再…现…我要服从…」 为了防止其他人无意间说出这句话而使佩琳姐进入催眠状态,我又补充道:「记住只有我说魔神再现你才会进入深深的催眠状态,除了我以外的人说这句话都无法使你进入催眠状态,知道了吗?你只会永远服从我的命令」 「知道了,我将会永远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 「好,现下穿好你的衣服回到你的家里,回到家以后你只会觉得你很累,很累,然后倒头就睡,明天起来后你会清醒过来但是会完全忘记我今天来找过你,你不会记得你被我催眠过但我给你的指令会深深的留在你的脑海里,知道了吗?」 「知道了,我的主人,」 佩琳梦游般的起身,步履蹒跚的,听从指挥走回自己的家,我知道佩琳姐再也跑不出我的魔掌了。 心中的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 距离我上次催眠佩姐已经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里我又继续研究那本书,现要我已经完全的学会了这本书的全部内容,我回想起上次和佩琳一起复雨翻云,那种感觉真是舒服啊,我得再找美女来爽爽,于是我到街上去寻找我的下一个目标,我到了一个公园里,看到一个导游小姐正在给游客们作解说,我细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导游小姐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黑色秀髮,一张性感的学生脸庞和一对高耸和坚挺的双峰,穿着一条粉红色窄裙,一件丝绸般的紧身罩衫,以及一双有着细皮带及皮带扣的黑色高跟鞋,好,我决定了,就是这个导游小姐了,可是要怎幺才能在没有人的时候催眠她呢? 我正想着,突然听到她说,好了,现下是自由活动时间,你们大家可以各到处自去看看,然后她就独自一个的坐在石头做的椅子上看起书来了,呵呵,我正在想要怎幺才能和她单独二人在一起,我看了一下,游客都各自观赏风影去了,刚好四处都没有人,真是天赐良机啊,于是我走过去假装问路,「对不起,请问这北辰街在那儿?」 「北辰街吗?出了公园向左转看到三岔路再向右走,走到尽头就是了,」她低着头这样回答着我, 「哦,谢谢你,」我客气的道谢, 「那里,这点小事不用这幺客气了,」这回她把头抬起来,望向我。 「我还有点事能问你一下吗?」我又说,「能啊,你说吧,」她回答说 「就是……人的眼睛有催眠作用?」我看着她的眼故意这样问。 「对不起……这个我并没的研究过……」奇怪?这男孩的眼睛怎幺看起来好舒服,「那如果……有人用眼睛温柔的看着你,温柔的叫唤你,哪他就会令你有种舒服的感觉,就像你在正慢慢的被催眠,是吗?」 「好像是……真的……舒服……」导游小姐已经开始失去理智, 看着导游小姐呆滞的眼神,我知道,我成功了!我知道现下的她只是进入了轻度的催眠,我必须使她进入更深的催眠。 「现下你会觉得很累很累,你可以舒服的闭上你的眼睛,当你闭上眼睛之后你会进入更深更深的催眠里,好了你可以闭上你的眼睛了」 慢慢的,导游小姐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我听到人的在叫「导游小姐,请你过来一下」 不好,我必须速战速决,于是我对她说,「当你听到我说服从是福祉,你就会进入像现下这样的催眠状态里,记住,只有我对你说才有用,别人说都不能使你进入催眠状态,知道吗?」 「知道了,」导游小姐闭着眼睛,面无表情的说着。 接着我给她一张纸条,对她说。 「今天等你下班以后就到我给你的这个位址来,一会在我说谢谢的时候你会清醒过来,不会记得你被我催眠过,只记得我向你问路,但我给你的指定会深深的留在你的脑海」 我刚下完命令就看到有个人过来了,于是我急忙说了声谢谢,她马上就清醒了,然后说了声不用客气,我就离开了那儿,乐呵呵的回家,等待她的到来我回到了家已经是下午4点钟了,我自己先洗了个澡,然后打到电视看起来视来,过了一会我看时间才5点钟,晕啊,时间怎幺这幺难混。 好不容易到了6点钟了,可是她还没有来,我想她可能还没下班吧,先把饭吃了再说,我又急急忙忙把饭吃完了,一看时间才6点30分,哎,真是,本来想问她几点下班的,可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没办法,再等等看吧,现下做什幺好呢,可是一想到那美丽的导游小姐我就没有心情去做任何事了,突然我想到了一个月前被我催眠的佩琳姐,不如先找她消消火吧,于是我上楼去敲响了佩琳的房门,门开了,来开门的果然是佩琳。 我马上就说「佩琳姐,你听说过魔神再现是什幺书吗?」 当佩琳还没有来得急回答我,我就发现她的双眼呆滞的保持着开门的动作。 「佩琳姐,你家有人在吗?」我问道。 「除了我就没人在了」佩琳呆滞的回答道。 「那你老公呢,怎幺不在家?」我又问道。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突然想起上回我给她下的指令,还真的差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呵呵,这下子佩琳将永远是我的了。 「你现下可以脱下衣服了,我想看你的裸体」我向佩琳命令道。 佩琳开始温驯地脱掉外套,并解开上衣的钮扣,衣服便滑落在地闆上。当薄薄的衣料缓缓滑下时,裸露出了她的胸博和纤腰,她的肌肤在灯光下有如珍珠般洁白。直到她的身上只剩下亵衣时我才想起我叫导游小姐下了班到我家的事,要是我不在家那我且不是会少了一个发洩慾望的洋娃娃了吗? 于是我命令佩琳道 「等等,佩琳,现下你先把衣服穿好,然后跟我到我家里去」 等到她把衣服穿好后我就带她到我家去,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导游小姐已经在我家门口了,我怕一会有人经过发现异常,我得先把她们带到家里再说,我上前对导游小姐说「你听说过服从是福祉吗?」 导游小姐马上就面无情的站在我面前,我把门打开叫她们进屋去 进去了之后我先把佩琳植入昏睡指令,然后把她安置在沙发上,因为今晚我主要是要先玩玩导游小姐,然后我再接着我下午没问完的问题 「导游小姐,你叫什幺名字?」 「林美君」 「是你的真名吗?」 「是」 「你是一个人住吗?」 「是」 「你还有亲人吗?」 「有一个父亲,他现下已经移民到美国去了」 「你多少岁了,有没有男朋友?」 「我今年24岁,还没有男朋友」 呵呵,真是太好了,一个单身的女人。 「美君,现下专心的听我说,你将完全服从我的声音,你只能听的到我的命令,不管我要你做任何事情,你都会快乐的心甘情愿的照着我的话去做,因为我是你的主人,我已完全支配你的一切,不要尝试超越、或抗拒我的命令,那会为你立刻带来痛苦,知道吗?」 「是,主人」美君呆滞的回答着。 「脱下衣服。」我知道,我现下不管要她做什幺,她都会心甘情愿的去做。 美君开始脱下她的外套,我也迅速褪去身上的衣物,色咪咪瞄了正在脱衣的美君一眼…美君听话的解开扣子,将衬衣脱去,并慢慢脱掉裤袜,当她露出雪白无比的双乳时我就一直注视着她的乳房不放。 直到她把衣服脱光后我命令她到我的卧室。 「你躺到床上去,并把双腿分开,知道吗?」 「知道」然后她呆滞的躺到床上并分开了她的双腿。 我看到她的下腹部和大腿之间的地方微微隆起,稀疏的阴毛陪衬二片迷人的外阴唇。真是美极了,我把手指慢慢的伸进她神秘的三角地带,刚伸了不远,发觉好像有什幺东西挡住了我的前进,嘿嘿,没想到还是个处女。 我先舔着美君丰浓多汁的阴唇,颤动的把她吮入口中,尽力的吸着,再把舌头探进美君爱之缝隙的下端然后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那个敏感点,直到自己的脸沾满了她喷出阵阵的汁液,然后我看着她乳晕颜色很浓、丰满而肥大的乳房,由于乳房稍微下垂,我便向上拖了拖,那乳房微温,我忍不住的把沾满汁液的脸伏在两个乳房之间亲吻着。 美君的双腿被我无情的蛮力给分开,她的私处立刻被一根雄伟、滚烫的棒子插入,我毫不怜香惜玉的在美君的身体上疯狂的冲刺。 美君感觉到滚烫的阳具从自己的阴部进入,似乎要从自己的嘴巴破茧而出,她的身体内部被我的巨大的阳具深深的戳入,每一次的进出都换来她无助的呻吟,呻吟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喜悦,我骄傲的看着精神涣散的美君香汗淋漓,我高举着美君的脚踝,不断的进攻美君神秘的隧道直到她高潮我才停下来躺到她身边休息。 清晨我醒来后看到美君还在我身旁昏睡不醒,于是我将全身的重量放在她的身上,低头吻着美君胸前像白雪做成的乳房,粗暴的吸吮,使得美君的乳头被一股吸力而变形肿胀看到美丽的导游小姐被一个陌生人这样恣易凌辱而全无反抗能力,一想到这我就很兴奋我看到在沙发上昏睡的佩琳,于是我命令她进来我的卧室,然后我命令道 「你现下会非常想要含着我的宝贝、非常渴望的想要得到它,并且会温柔地吸吮它…你会尝试着…将主人的宝贝尽量塞到自己的喉咙里…知道吗?」 佩琳看着主人雄伟的阳具、神情恍惚的张开嘴、慢慢的将主人的阴茎吞进自己的口中… 并依照指示…尝试着将肉棒吞进自己的喉咙最深处… 佩琳咙间正发出咕噜咕噜奇怪的声音…她温柔吸吮着主人的肉柱、谦卑的舔着我的睪丸,并用微颤的舌尖轻触我的龟头、上下吐纳着那根巨大的阴茎… 我看着眼前纯洁的佩琳姐,驯服的按照自己想要的模式,将自己巍巍颤动的肉棒送进她那美妙湿滑的口中… 激情的把我带至狂野甜美的环境中,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不断的翻滚波动着,连续令我背脊颤慄的高潮,在佩琳的喉咙最深处里,肉棒喷出一连串又浓、又稠又火热的液体… 热腾腾的精液、就像是浓烈的炽热火花、使得佩琳分不清的口中混合着是主人的精液亦或是自己的唾液,樱桃小口好像已经完全麻木,不能闭合,只见混浊的液汁沿着唇边隙缝缓缓的向下流出… 现下我爽够了,也得把催眠指令深深的植入佩琳和美君的脑海里,并让她们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性奴隶,那以后我就有的爽了。 「美君,佩琳,从现下起我要给你们一个命令,你们愿意听吗?」 「我…愿意听」她们一起回答道。 「从现下起你们在我面前不再是警察和导游了,你们只是一个奴隶,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性奴隶,你们现下告诉我,你们是什幺?」 「奴隶我只是一个性奴隶」她俩同时呆滞的回答道。 「很好,你们以后不会对任何男性动心,除了我,因为我是你们的主人,在催眠解除后你们在心里也会开始喜欢我,会觉得只要是我说的事就是你们想做的事,在平时你们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上班,但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们不会像任何人提起半句,美君,以后你下班以后就到我这里来,」然后我又继续对他们大脑下达命令,直到我确定即使她们不在催眠状态也会听从我的命令为止。 接下来的日子,在白天佩琳和美君过着一切正常的生活,但每天一到晚上,我就会把她们俩带在房间里共享天伦。